葉華牧師 - 啟示錄講座

末世四大風潮 (Revelation 啟示錄 6:1-8)

末世四大風潮 (啟示錄6:1-8)

1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,就聽見四活物中一個聲音如雷說:「你來!」 2我就觀看,見有一匹白馬,騎馬上的拿著弓,並有冠冕賜給他.他便出來,勝了又要勝. 3揭開第二印的時候,我聽見第二個活物說:「你來!」 4就另有一匹馬出來,是紅的,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,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,使人彼此相殺,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. 5揭開第三印的時候,我聽見第三個活物說: 「你來!」我就觀看,見有一匹黑馬,騎在馬上的手裡拿著天平.6我聽見在四活物中,似乎有聲音說:「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,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,油和酒不可蹧蹋.」7揭開第四印的時候,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:「你來!」 8我就觀看,見有一
匹灰色馬,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,陰府也隨著他.有權柄賜給他們,可以用刀劍,饑荒,瘟疫,野獸,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.

我決定要講啟示錄,因為看見很多講解啟示錄,解釋得完全脫離現實,近於神怪故事。啟示錄是預言之書,但根據他們的解釋,還是不知道末世會發生甚麼事。這樣的解釋,一方面是由於斷章取義,有些只照著字面的意思發揮,完全沒有站在約翰看見異象的位置上,尋求他當時所能明白的答案。看見有人騎著馬出來,就認為敵基督必定騎著馬來了。這是很膚淺的解釋法。

今天我們要看的,是揭開七印異象中的頭四個印。啟示錄裡面有七個燈臺、七個印、七個號、七個異象、七個碗(或稱七個杯)等,每一組異象都有特定的題目告訴我們,每一組的解釋方法都有所不同。像七個號主要是講地上的戰爭情況,因為吹號在古代,多是集合人民預備打仗而吹號的號角聲。那七個印又是甚麼呢?如果讀了第五章就明白了,因為預言都有印封住,只有被殺的羔羊纔能打開。現在開始揭開頭四個印。
「預言書卷」很容易使人覺得是一卷書,是敘述性的文字,誰知卻像是看電影。所以我們知道,書卷,也只是寓意的講法。啟示錄很多地方都是比喻性的言語,書不一定是書,馬不一定是馬,鷹也不一定是鷹,要搞清楚它所代表的是甚麼。由於很多其他的解釋都跟隨西方學者的字面解釋。實在說,他們的解釋使我們更胡塗。所以我們要把過去聽回來的忘記,重新仔細看經文本身,也藉著跟這段經文相似的地方,以經解經,免得再犯同樣的錯誤。
在沒有解釋這幾個異象之前,我們先要知道:(一)這是關於全地上的事,並非小地區的事件。 4 從全地上奪去太平.殺害全地上四分之一的人。(二)騎在馬上的不是真有其人, 8 名字叫作死。明顯不是指一個人。第八節的代名詞,前面是「他」,後面變為「他們」, 從單數變成複數,陰府也隨著他,有權柄賜給他們。既不是一個人,根本也不是在描寫人。
比約翰早六百年的撒迦利亞先知,也曾看見這個異象,兩個人的描寫有些微不同的地方,這是難免的,因為兩個人的焦點角度不一樣,看同一齣電影,也一定有不一樣的描述。當我們把他們兩個人所看見,不同的解釋方法加以比較,那就是以經解經的方式來解釋這一段話,是最穩妥的方法。這邊看不清楚的地方,加上那邊的解釋,模糊就變了清晰了。撒迦利亞先知所見四色馬的異象,清楚說明那是代表「天之四風」,乃是告訴我們,將有四股強風臨到全地上。風可以解釋為風氣、趨勢、潮流、風暴。到底是說甚麼時候的風氣、潮流呢?我們先牢牢記住,第一組,「七印的異象」,是揭開末後七年大災難之前的預兆,描寫災難的起頭時期,是從十八到廿一世紀幾百年間所發生的事。印,是封印,所以揭印,就是打開封鎖,讓人知道末世之前的預兆。
順便一提,第二組「七號的異象」是預告七年大災難之前,地上各處的戰爭情況。因為號,在古代多是召集民眾,或召集士兵去打仗的號角。所以七號與末世的戰爭有關。保羅說,號筒末次吹響,死去的信徒會復活,與活著的信徒一同被提到主那哩,所以第七號最後一號就稱為『佳音』。所以七號所描寫的時間,是廿世紀到廿一世紀的打仗情況與打仗方式,直到七年大災難開始為止。第三組「七碗的異象」。七杯是比較好的翻譯。七杯之災都是描寫全世界受到污染的可怕。不單環境受污染,種種輻射的污染,還有邪惡歪風的污染,思想精神的污染,全都達到最可怕的地步。而所預言的事件,都發生在最後七年大災難之中。所以情景是特別的可怕,比七號中的戰爭更可怕,因為化學武器、核子武器,都將會出動,造成嚴重的污染,經過七年大災難,是非常可怕的事。
我們回來「七印異象」所描寫末世這幾股強風,是非常明顯,容易分辨的,對照現在的情況,就知道現在已經進入最後階段。我們要記得主的心意不是要隱藏不讓人知道,事實上祂希望人人明白預言。所以雖然有許多不容易明白之處,聖靈會引導我們明白,神讓我們看見種種末世預兆,目的是叫我們準備好自己,迎見祂的面。我們來看末世的四股強風。第一印:民主政制之風 1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,就聽見四活物中一個聲音如雷說:「你來!」 2我就觀看,見有一匹白馬,騎在馬上的拿著弓,並有冠冕賜給他.他便出來,勝了又要勝.

這是一匹白馬。白色是人所愛戴所推崇的顏色,很多時候都是用來描寫基督的顏色。但這騎白馬上的不像基督,所以很多人的解釋都說這是敵基督、假基督。但我們要記得,這裡不是預言某人的事,是指「天之四風」。在十九章有一段描寫基督騎白馬的文字,但兩段明顯是不同的。那裏基督穿的是濺了血(原文是浴血,用了浸禮的浸字)的衣服,不是濺了敵人的血,是浴了自己大量的血。頭上戴的冠冕是diadema皇冠。
在這一段騎白馬的人手上「拿著弓但沒有箭」,這不是使用武器的戰爭,如果沒有『箭』,怎麼打仗呢?所以『弓』只是象徵性的戰略武器。又說,有冠冕賜給他。但那冠冕不是皇冠diadema,冠冕的原文是stepfanos,是優勝者的冠冕,是比賽得勝者的冠冕,是沒有王權的冠冕。他勝了又要勝,他雖然已經得勝了,但還要不斷的再得勝。這不是經過流血的戰爭,因為他根本沒有武器,到底得勝甚麼?看現在民主國家競選公職的時候就知道,每一次的競選活動就是戰爭。
從十八世紀開始,美國帶起了一種新的民主政權。在美國之前,沒有一個國家有民主政制,二百多年前由美國首先推出,全世界多個國家跟進。民主國家的統治者,需要常常勝出纔能當選,每幾年花費大量金錢作為競選經費,要不斷得勝、不斷競選,所以勝了又要勝。民主政權的鬥爭不用流血,所以他手上沒有箭,只有弓。所以第一印揭開的,是從十八世紀纔開始的新風潮。這一股民主之風一直從十八世紀吹到末世。
殘暴屠殺之風 3揭開第二印的時候,我聽見第二個活物說:「你來!」 4就另有一匹馬出來,是紅的,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,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,使人彼此相殺,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. 在這民主之風推出來之後,十九世紀仍然爆發出來殘暴的政權。它蔑視人權,用殘暴屠殺的方式統治國家,用秘密警察維持政權。不單殺人,也鼓厲人彼此批鬥、打小報告、互相殘殺。這股大屠殺之風蔓延到世界各地。多個國家出現獨裁者,殘殺人民。到了廿世紀,更出現多次的大屠殺,包括希特拉屠殺六百萬猶太人在內,有一些大屠殺事件死亡人數超過千萬,都在廿世紀發生。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。廿世紀除了暴君的大屠殺,也出現了從來沒有過的世界大戰,以前國家與國家的戰爭,都是鄰近的國家,因為利益與地土的衝突,引發流血戰爭。那類的戰爭,無論多長,像羅馬與波斯的戰爭有四百年之久,死亡人數還不算很多。但廿世紀的世界大戰,雖然打仗時間不很長,卻牽涉很多個國家,不單是跨國的戰爭,更是跨洲的戰爭,死亡人數達到有史以來的高峰。雖然廿世紀組織了聯合國,目的要壓止這種屠殺歪風,戰爭之後,有法庭審判那些不人道的戰爭,全世界每個角落去追輯那些殘殺人民的惡魔。但是世界各地仍然不斷發生這種殘殺事件。全世界流行暴力主義,電視、電影宣傳暴力,世人變得粗暴、脾氣壞,解決問題都用打殺鬥爭的方式,誰擋著我的路,就把他宰了。國家元首奉為統治國家的良丹妙藥,一直到末世,都有彼此相殺之風。
進入廿一世紀,更出現了人稱為『恐怖活動』的殘暴行為,比古代的敢死隊更加可怕。以前的敢死隊只是不怕死,現在是以自己的死來殺害多數的人。從此以後,全世界無人能置身事外。在沒有戰事的地區,也可能忽然出現大爆炸,或鎗手瘋狂亂殺,過去認為是安全地方,現在都需要經過嚴密的保安檢查。坐飛機,進入政府大樓,進入學校,都要經過仔細的安全檢查。
槍枝多的國家,常出現殺手瘋狂亂殺的情形,就算槍枝有管制的國家,人也會拿著利刀到處殺人,或用有毒化學液體,有毒化學氣體來對付無辜的人。再加上家庭暴力,婦女孩子因暴力而死的,不在少數。這是民主制度出現之後的另一股歪風,世界越是文明,人的行為卻越來越不文明。屠殺事件,古代也有發生,但這種持續性常發生成了風氣,而且大量死亡人數,只有末世纔有。
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,表示大殺傷力的武器出現。以前的武器只有刀劍矛槍,大刀就是最威猛的武器,約翰無論怎樣都不會明白,廿世紀以後的武器有這麼大的殺傷力。以前只要拿著大刀,人人都要懼怕。廿世紀開始,飛機大砲,重型炸彈,自動連續發射的機關槍,約翰時代已經無法想像之新奇。現在更是要看飛彈有多少,洲際導彈有多少,核子彈頭有多少。殘殺的力量遠超人想像力。

金融貿易之風 5揭開第三印的時候,我聽見第三個活物說: 「你來!」我就觀看,見有一匹黑馬,騎在馬上的手裡拿著天平.6我聽見在四活物中,似乎有聲音說:「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,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,油和酒不可蹧蹋.」  粗心大意地看,這裡好像是講饑荒,多數解經的人都以為這裡是講飢荒,說糧食的缺乏。但留心看,這裡有糧食出賣,而且油和酒很多,吩咐說:油和酒不可蹧蹋,就是不可破壞、不可傷害之意。油和酒在饑荒的時候,肯定不是最重要的東西。在飢荒的時候,誰還會關心油和酒有多少,當然最受人注意的是食物,能夠填飽肚子的,纔是重要。所以這匹黑馬,不是講飢荒。
首先看見,他手裡拿著天平,拿著天平不是說食物很缺乏,這天平不是用來秤黃金的天平,乃是古代市場用來做生意用的「秤」,古代的市場,廿世紀的中國市場,戶戶都有一把秤,那時候的秤,都是用天平的方式,那時候沒有現代的彈簧秤。所以,手裡拿著天平的意思是,這是一股新風氣,大家都爭著做買賣。
一升小麥,三升大麥,也不是指重量或容量,因為那「升」字,原文不存在。其實如果改說,一元買一股小麥,買三股大麥就更像。像現代的期貨股票,糖多少錢一股,汽油多少錢一股等,新的投機貿易方式。廿世紀世界各國重視經濟發展,本來是歐洲開始了股票市場,廿世紀全世界國家爭著仿效。華爾街的金融模式世界風行。現在怎樣看一個國家,就看它的經濟成長率。
這種新的貿易方式與過去傳統做生意的方式不同,常常只有數字的進出,不一定有產品的交易,所以這裡的一升小麥,三升大麥,翻譯作「升」的那字,不是真的指傳統的容量,是全新的貿易方式,是一種泡沫經濟,投機取巧、快速發達的貿易方式。在以前的時代,只有少數人纔會成為富翁,到處都是貧窮的賤民,廿世紀忽然產生許多百萬富翁,現在擁有百萬金元的,多不勝數。
在這種快速賺錢的風氣底下,人心重視金錢多過人格或生活素質,所以賣國、賣友、出賣靈魂、出賣肉體,甚麼都願意做,只要有錢可賺,不管別人怎樣看。所謂笑貧不笑娼,做娼妓賣淫的,做小偷盜賊,都成了一種專業,人人向錢看,只希望自己發財,不管別人死活。沒有人有時間去思想信仰,腦子裡想來想去,都是為了做買賣。現在很多認知障礙、老人癡呆,都因心靈活動太少。
主耶穌說,挪亞的日子怎樣,祂回來的時候人也是怎樣,吃喝玩樂,只有今天,沒有明天。主耶穌問:人子回來的時候,能找到有信心的人嗎?能找到禱告不灰心的人嗎?功利主義的社會能分出甚麼是有價值的嗎?經濟掛帥的時代,誰能為公司賺錢,誰能發財,就受人尊重。那些解決社會問題的人,像社會工作者,慈善機構工作者,差不多要求人幫助纔能活下去,這就是末世的風氣。
油和酒不可蹧蹋,當人人追求金融發財的新方式之時,其中不能忽略的,是油和酒,即是石油酒精的不斷供應,因為油和酒是社會進步的必需材料,是每一個國家都重視的能源。所以全世界人都留心,石油酒精不能短缺。雖然各國努力發展能源供應,始終油和酒不能缺。世界的發展是要付代價的,能源的消耗龐大,不單能源短缺,價錢上升,而且污染環境,破壞大自然。

死亡威脅之風 7揭開第四印的時候,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:「你來!」 8我就觀看,見有一匹灰色馬,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,陰府也隨著他.有權柄賜給他們,可以用刀劍,饑荒,瘟疫,野獸,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.十九世紀的人以為,憑著人的智慧,科技知識,可以建立一個大同社會,進步到烏托邦理想的新世界。教育普及使人和平共處;科學發明使人生活條件盡善盡美;醫學進步可以醫好任何疾病;新的種植技術可以解決糧荒問題。種種的進步理想,都是盼望有平安的日子,大家能夠享受平靜安穩的日子。誰知廿世紀、廿一世紀,死亡的風聲更盛,死亡的陰影更大,有陰府隨著來一樣。
與科技一同進步的,原來是人類毀滅自己的技術。世界上到了今天,仍有很多落後貧窮的國家,但是沒有一個國家在犯罪上落後。罪惡氾濫全世界每一個角落,人類的所作所為,使這世界到處有死亡的威脅。人的聰明技術,大部分用在毀滅自己的事上。每一個人都人人自危,死亡正在威脅著人類的生存空間。這裡說到有幾樣事,威脅了人類的安全,使人覺得隨時有死亡的危險。
第一是刀劍,包括戰爭、暴力,大殺傷力武器帶來的死亡威脅。到廿世紀,死亡陰影天天籠罩著人類。先是打仗和打仗的風聲,這不是風氣,是風聲。廿世紀除了發生兩次世界大戰,除了地區性的戰爭,例如越戰,阿富汗戰爭,波斯灣戰爭。阿蓋特的戰爭,伊斯蘭國的戰爭等,還有一樣戰爭,稱為冷戰。冷戰更是無日無之,冷戰,就是主耶穌說的打仗的風聲。
到了現在仍然充滿打仗的風聲,比如北韓跟美國的衝突,現正處於打仗的風聲之中。各國的武器越來越厲害,大家都想擁有核子武器。只要有幾百個核彈,就可以毀滅世界。但越來越多國家擁有核武,數目超過幾萬顆,所以最後世界被毀滅不是因為洪水,不是因為另一個冰河期,乃是被烈火熔化(彼後3:12)。新約寫成之時,沒有人會明白,這麼大的世界,怎麼可能會被烈火所熔化?第二是飢荒,飢荒是關於食物的短缺,科學新技術可大量生產農作業,複製動物,又能使肉食不會短少。但事實上,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人餓死。天氣變壞使農作業失收,在落後的地區,食物分配不平均,也餓死很多人。在文明世界很多商家製造方便的食品,讓忙碌的上班族,很容易填飽肚子,但那些食品不是有毒,就是對健康有害。看美國人專吃減肥食物,餓得半死,卻越吃越胖。沒有食物的人捱餓,有食物的人也捱餓。
第三是瘟疫,醫學的科技達到有史以來的高峰,前幾十年的醫學家還很天真的想,醫學將會進步到一個地步,任何疾病都不會成為死亡的威脅,誰知科學醫學進步,疾病瘟疫也在進步,癌症仍然帶來病人的絕望恐慌。一聽到自己患癌,就等於判了死刑一樣。八十年代還有新爆出來的愛滋病,帶給全世界恐慌,照顧這些病人,也增加了國家的負擔。
還有基因改造的食物,降低人免疫力的食物,受了污染的食物,到處都是。現在還發現美國的食水,無論瓶裝水或自來水,都有很多塑膠塵、塑膠的微粒。現在全世界大部分的水都有塑膠微塵,問題最嚴重是在美國。很多傳染病非常可怕,除愛滋病、還有禽流感、瘋牛、瘋羊、瘋豬、瘋狗、沙士,沒有甚麼病能醫得好。能控制病情已經謝天謝地。最後病人多數死掉。
最近佛州有一位老人家,身體非常健康,常游泳、健步跑,甚麼病都沒有,誰知被蚊子叮了一口就死了,因為那蚊子傳了西尼羅病毒,健壯的人都忽然倒下。何況不健康的人滿街都是,心裡會不會有死亡的威脅?最後還有野獸殺人。你會說,在文明世界,哪裡有這麼多野獸出來殺人?首先,我們注意『獸』這個字,不一定就是野生的動物。十三章出現從海裡出來的獸,從地裡出來的獸,完全與野獸無關。或只說明有很大的傷害能力。包括路上、空中很多交通意外,汽
車、卡車、火車、直升機等等,成了新一代的野獸。今天很多人在死亡陰影下生活,兩夫婦旅行或同公司派去同一地方開會,不坐同一班飛機,免得死在一塊。到處都有死的陰影籠罩著。這是第四股末世之風。廿世紀戰爭死了一億多人,加上天災、饑荒、疾病、瘟疫、謀殺、恐怖活動等,全地死的人數,簡直是天文數字。這裡說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。這個數字是一個實數嗎?不是。在啟示錄裡面出現了多次這種數字,有些死四分之一,有些死三分之一,以後到了
第九章,出現很多這些數字的時候,再解釋這些象徵數代表多少。在這裡我們只要知道,四分之一代表全球各地都有死亡的人。這四種風氣,都是全球性的,在世界多個地方發生,不是只發生在中東或以色列。根據撒迦利亞先知所看見的異象,白馬、黑馬是往往北方去的。就是說,民主政權之風、金融貿易兩種風氣,多在北半球發生。第四匹馬,死亡威脅之風,是往南方去的。所以饑荒、瘟疫、野獸、武鬥的災禍,多在南方,在非洲、南半球落後地區比較嚴重。只有紅馬,沒有說出哪個方向,表示在全球各地,到處都發生這種殘殺事件。北半球、南半球、東方、西方,各地都很多暴力殺人事件。

启示录 6:1-8

开第一印

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,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声音如雷说:“你来!” 我就观看,见有一匹白马。骑在马上的拿着弓,并有冠冕赐给他,他便出来,胜了又要胜。

开第二印

揭开第二印的时候,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:“你来!” 就另有一匹马出来,是红的,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,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,使人彼此相杀,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。

开第三印

揭开第三印的时候,我听见第三个活物说:“你来!”我就观看,见有一匹黑马。骑在马上的手里拿着天平。 我听见在四活物中似乎有声音说:“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,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,油和酒不可糟蹋。”

开第四印

揭开第四印的时候,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:“你来!” 我就观看,见有一匹灰色马。骑在马上的名字叫做“死”,阴府也随着他。有权柄赐给他们,可以用刀剑、饥荒、瘟疫、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。

 

Revelation 6:1-8

The Seals

I watched as the Lamb opened the first of the seven seals. Then I heard one of the four living creatures say in a voice like thunder,“Come!” I looked, and there before me was a white horse! Its rider held a bow, and he was given a crown, and he rode out as a conqueror bent on conquest.

When the Lamb opened the second seal, I heard the second living creature say, “Come!” Then another horse came out, a fiery red one.Its rider was given power to take peace from the earth and to make people kill each other. To him was given a large sword.

When the Lamb opened the third seal, I heard the third living creature say, “Come!” I looked, and there before me was a black horse! Its rider was holding a pair of scales in his hand. Then I heard what sounded like a voice among the four living creatures, saying, “Two pounds of wheat for a day’s wages, and six pounds of barley for a day’s wages, and do not damage the oil and the wine!”

When the Lamb opened the fourth seal, I heard the voice of the fourth living creature say, “Come!” I looked, and there before me was a pale horse! Its rider was named Death, and Hades was following close behind him. They were given power over a fourth of the earth to kill by sword, famine and plague, and by the wild beasts of the earth.